◈ 第1章

第2章

「主子,您怎麼還有心情在這裡吃瓜啊?」貼身婢女碧水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,看着自家正抱着瓜啃的小姐,都快哭了。

沈知知啃完最後一口瓜,直到看到瓜皮白瓤,這才捨得放下,沾着汁水的纖纖玉手放入一旁早已準備好的銅盆里,細細的洗了一遍,拿起一旁的手絹,先是擦了擦嘴角,又接着擦拭了手上的水。

「碧水啊,你別晃來晃去了,看的我頭暈,要不你先坐下來吃一塊瓜?」

「奴婢的主子啊,您別只想着吃了,眼下皇上已經知曉您和大小姐身份調換嫁進宮中的事情了,這可是欺君的大罪,是要掉腦袋的!」

命都快沒了,誰還能想着吃啊!

沈知知見她又要溜達,伸手一把扯住了她的袖子,把人給扯坐在了凳子上,這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。

「皇上都已經知道了,我又能如何?且不說我,就是爹娘也不見得有法子啊!他們都沒有法子,我能有什麼……」

話還未說完,一個公公就走了進來。

碧水急忙站起身來,那小公公瞥了她們一眼,就似笑非笑道:「奴才給沈婕妤請安,沈婕妤,皇上有令,讓您趕去昭德宮一趟。」

沈知知也不意外,將手中的手絹一丟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發簪,又理了理領口,看向碧水問道,「我髮髻亂不亂?衣裙亂不亂?」

碧水搖搖頭,但是眼眶卻止不住紅了。

這一趟去,只怕是去送人頭的啊!

沈知知跟在小公公的身後,想着自己出了車禍來到這裡也有四年了,起初剛來的時候,恰逢沈家的三小姐為愛投湖,三小姐大約是在湖水裡泡久了,把命給折騰沒了,這不就讓她來給續上了!

成為沈家三小姐後,倒是過了一段還算舒心的日子。

原主沈知知是沈家三小姐,其父沈明高是輔國大將軍,位列正二品大官,只不過她的母親並非是沈明高的嫡妻,而是沈明高的小妾所生,只不過那小妾是沈明高嫡妻徐彩珠的貼身婢女,小妾生沈知知時難產,離世之際懇求了徐彩珠念及她們主僕十幾年的情分,對沈知知好些。

徐彩珠重情意,答應了下來,並且還將沈知知記在了自己的名下,就這樣原主打從出生就變成了嫡女。

只不過,原主在七歲那年,無意間得知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後,就一直心懷不安,心思變得格外敏感,平日里徐彩珠若是對其他幾個兄弟姐妹多說幾句話,她的心都會難受,多疑徐彩珠是不是遠離了自己,又或者是不喜歡自己。

長期下來,原主做事情倒是越發小心,性子也沉悶了下去,等到徐彩珠發現不對勁時,原主已經定型了。

原主在十三歲那年,與一寄住在沈家的表哥看上眼了,結果沒想到人家表哥是個渣男,轉頭又勾搭了其他的小姑娘,原本沈家大小姐沈懷意就提醒過原主那位表哥不是個君子,但是原主不信,並且還以為沈懷意是看不上她的身份故意侮辱她,誰知這位表哥真的和沈府里的大丫環廝混在了一起,苟合時還被人當場抓住。

一時之間,原主就成了這風頭浪尖上的人物了,誰都知道原主愛慕這位表哥,結果卻被狠狠打臉,原主性子本就變得敏感多疑,被這麼一刺激,直接跳河了。

嘖,然後她就來了。

經過跳河事件後,整個府里的人對沈知知的印象都不太好,甚至是沈明高這個親爹都覺得她是扶不起來的阿斗!

她上面還有一個哥哥,一個姐姐,下面還有弟弟和妹妹,除了她,其他四個都是徐彩珠所生。

她來到這裡後,明顯的感受到了這四位兄弟姐妹對她的不喜,包括徐彩珠也瞧不上她了。

沈知知能夠理解這些人的轉變,畢竟無論是徐彩珠,還是徐彩珠的這四個孩子對沈知知都挺好的,結果,沈知知為了一個男人跑去跳河了,就挺讓人寒心的。

好在儘管他們都不肯與她親近了,但也沒有針對過她,物質上也不曾虧待她,所以她在府里的日子過的還是挺滋潤的。

直到一年前的一道聖旨下來,讓沈懷意進宮,封為沈婕妤。

這算是還未進宮,就給了極高的位份了,結果,沈懷意不願意!

沈懷意和新科狀元看上眼了,為了這個新科狀元不肯入宮,就在沈明高和徐彩珠準備冒着生命危險去宮中求皇上收回聖旨時,沈知知站了出來。

她說她願意代替沈懷意嫁入宮中,還說聖旨上寫的只是沈家嫡女,並未說明必須是沈懷意,她也是沈家嫡女,自然也是可以進宮的。

哪怕所有人都明白,皇帝要娶的女人就是沈懷意。

就這樣,沈知知代替沈懷意進了宮。

其實,沈知知當時也是沒辦法,才走了這麼一步險棋!

不過,也算是完成了系統的要求進了宮!

沈知知跟着小公公剛穿過御花園,腦子裡就出現了系統的聲音:【新瓜,駙馬在京城西水巷置了外宅,養了外室,這事情剛被長公主知曉了!長公主打算明早進宮報於皇上,但是,駙馬已經收買了長公主身邊的貼身婢女青玉,準備今夜就在長公主的水杯里投毒,讓長公主暴斃!】

沈知知的腳步一晃,整個人差點兒摔倒,幸好碧水眼疾手快給扶住了。

碧水的眼更紅了,她就知道她家主子怎麼可能不怕呢!這馬上就要死了啊!

沈知知可不知道碧水的想法,還忙着和系統對話。

【這駙馬的膽子會不會也太大了啊!他就不怕查到他的頭上,這可是比包養外室還要大的罪名,他犯得着為了一個外室就要去謀害公主嗎?】

置辦外宅私養外室,最多就是與公主和離,被貶出京城去其他小地方做官,但是謀害公主那可就是株連九族的事情了!

系統:【但是他下的毒是來自於西域的,恰巧這段時間皇上和西域那邊因為流寇擾民的事情鬧的關係僵硬,而下個月就是西域二王子來京面聖,在這個節骨眼上長公主出事,這目標就很容易被混淆轉移。】

沈知知眼見昭德宮越來越近,實在忍不住問了一句,【你之前說皇上他不會要我的命,這話保真嗎?】

一個吃瓜系統,真的能猜出皇帝的想法嗎?

算了,與其相信吃瓜系統,還不如相信她爹,好歹是輔國大將軍,而她大哥沈標現在也在西北打仗,聽說連勝了四戰,就衝著這份功勞,皇帝也不至於要她的命,最多也就是打入冷宮吧?

哎,就是這進貢的西瓜以後是吃不上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