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

第1章

「主子,您怎麼還有心情在這裡吃瓜啊?」貼身婢女碧水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,看着自家正抱着瓜啃的小姐,都快哭了。

沈知知啃完最後一口瓜,直到看到瓜皮白瓤,這才捨得放下,沾着汁水的纖纖玉手放入一旁早已準備好的銅盆里,細細的洗了一遍,拿起一旁的手絹,先是擦了擦嘴角,又接着擦拭了手上的水。

「碧水啊,你別晃來晃去了,看的我頭暈,要不你先坐下來吃一塊瓜?」

「奴婢的主子啊,您別只想着吃了,眼下皇上已經知曉您和大小姐身份調換嫁進宮中的事情了,這可是欺君的大罪,是要掉腦袋的!」

命都快沒了,誰還能想着吃啊!

沈知知見她又要溜達,伸手一把扯住了她的袖子,把人給扯坐在了凳子上,這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。

「皇上都已經知道了,我又能如何?且不說我,就是爹娘也不見得有法子啊!他們都沒有法子,我能有什麼……」

話還未說完,一個公公就走了進來。

碧水急忙站起身來,那小公公瞥了她們一眼,就似笑非笑道:「奴才給沈婕妤請安,沈婕妤,皇上有令,讓您趕去昭德宮一趟。」

沈知知也不意外,將手中的手絹一丟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發簪,又理了理領口,看向碧水問道,「我髮髻亂不亂?衣裙亂不亂?」

碧水搖搖頭,但是眼眶卻止不住紅了。

這一趟去,只怕是去送人頭的啊!

沈知知跟在小公公的身後,想着自己出了車禍來到這裡也有四年了,起初剛來的時候,恰逢沈家的三小姐為愛投湖,三小姐大約是在湖水裡泡久了,把命給折騰沒了,這不就讓她來給續上了!

成為沈家三小姐後,倒是過了一段還算舒心的日子。

原主沈知知是沈家三小姐,其父沈明高是輔國大將軍,位列正二品大官,只不過她的母親並非是沈明高的嫡妻,而是沈明高的小妾所生,只不過那小妾是沈明高嫡妻徐彩珠的貼身婢女,小妾生沈知知時難產,離世之際懇求了徐彩珠念及她們主僕十幾年的情分,對沈知知好些。

徐彩珠重情意,答應了下來,並且還將沈知知記在了自己的名下,就這樣原主打從出生就變成了嫡女。

只不過,原主在七歲那年,無意間得知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後,就一直心懷不安,心思變得格外敏感,平日里徐彩珠若是對其他幾個兄弟姐妹多說幾句話,她的心都會難受,多疑徐彩珠是不是遠離了自己,又或者是不喜歡自己。

長期下來,原主做事情倒是越發小心,性子也沉悶了下去,等到徐彩珠發現不對勁時,原主已經定型了。

原主在十三歲那年,與一寄住在沈家的表哥看上眼了,結果沒想到人家表哥是個渣男,轉頭又勾搭了其他的小姑娘,原本沈家大小姐沈懷意就提醒過原主那位表哥不是個君子,但是原主不信,並且還以為沈懷意是看不上她的身份故意侮辱她,誰知這位表哥真的和沈府里的大丫環廝混在了一起,苟合時還被人當場抓住。

一時之間,原主就成了這風頭浪尖上的人物了,誰都知道原主愛慕這位表哥,結果卻被狠狠打臉,原主性子本就變得敏感多疑,被這麼一刺激,直接跳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