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

第1章

雲捲雲舒,歲歲年年, 陳晝川的愛意不減

我會蟄伏在你的身邊, 幫你鏟掉討厭的人

———陳晝川

京都,夜。

落地窗前。

兩道身影影影綽綽的交纏,凹凸有致。

空氣中瀰漫著的是曖昧的粗重的呼吸聲。

「姐姐,他也這麼親過你嗎?」

「他有我厲害嗎?」

「姐姐~張嘴,親我。」

昏暗的房間,少女穿着簡單的白色襯衣,只到大腿根,腳下,是一雙黑色的高跟鞋。

謝杏雙手被摁在窗前,她的身後是炙熱的懷抱。

她很討厭一隻鴨還問那麼多。

她花錢,他辦事就是了。

男人上半身不着寸縷,喉結處是重重的痕迹。

吻痕。

陳晝川握着她的腿,輕笑了一下。

「BB,知道我是誰嗎?」

「嗯?」

他醇厚低沉的聲音響起,捏着少女的嘴巴。

黑暗中,謝杏並不能看清他,這是這裡的規矩,從不點燈。

少女的粉唇被輕咬,腿被男人隨意。

「叫我。」

「我叫EVI。」

他看着她的眸子帶着激情和慾望,不過很快又被他很好的藏起來了。

她會不舒服的

她能忍?

少女依舊緊閉着唇,她不叫他。

這種**的方式,不適合他們。

謝杏察覺到他動作慢,她的腦中又沉沉的,她現在不想思考,只想沉淪。

這麼想着,少女彎腰,腰身很好的被勾勒出來。

她指尖一挑,「啪嗒」一聲,皮帶鬆了。

陳晝川的額前青筋跳了跳,剛剛還有些在意她的感受,現在:「……」。

謝杏細細碎碎的吻上來,從男人滑動的喉結到薄唇,她毫無章法。

男人徹底失去理智,反攻為上。

謝杏閉眼沉溺在激焰中,雙手捏緊。

大汗淋漓後,她的腦中卻想起了前天發生的事情,厲荊墨說和他離婚後,沒人會要她。

現在?

謝杏只覺得嘲諷。

…………

前天。

「我的秘書謝杏?」

「我怎麼可能喜歡她呢?」

「她不過是我的一個追求者。」

謝杏窩在沙發上,拿着手機,看着直播,久久沒有回神。

她的耳邊久久縈繞着那句話,他怎麼可能喜歡她呢?

手機畫面中,是京都時尚直播會,厲荊墨作為主辦方,被採訪中。

長相俊美的男人直視鏡頭,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沒有半刻的閃躲。

謝杏呼吸一窒,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難受。

她下意識的關閉了手機不再去看。

謝杏空洞的眼神沒了多少色彩。

她現在還記得,記得厲荊墨是如何向她求婚的。

在漂亮的海島,在親朋好友羨慕的目光下,他們結婚了。

結婚兩年,換來他一句怎麼可能喜歡呢?

她是他的追求者?

謝杏又覺得好笑,他好像也沒說謊?

她確實喜歡了他好幾年。

從高一他救了她之後到現在,九年了。

可是如今,她的尊嚴被他狠狠的踐踏在了地上。

是因為嚴歡歡嗎?

昨日嚴歡歡回國了,是因為這個原因嗎?

她並不知道厲荊墨喜歡的是嚴歡歡,如果知道,她就不會嫁給他了。

可是,是他在求婚的時候說會愛護她一生一世的。

謝杏是小鎮姑娘,自己努力考上市裡高中,第一次喜歡一個人也是笨拙的很。

她以為他們是互相喜歡的。

奈何,是她錯了。